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狂獅少帥-第1部分

《狂獅少帥》全集
作者:天天不休
☆、001血性足球環境下的孩子
一條渾濁的泰晤士河將倫敦劃分南北,傳統意義上南貧北富,東貧西富,或許這要怪德軍,當年二戰倫敦遭到轟炸,倫敦東區就是重災區,一切變成了廢墟,這里儼然被遺棄,也形成了東倫敦人堅韌不屈的精神品質。
1986年的奧德里奇-霍爾十歲,他就是東倫敦人,相較倫敦西北部出生的孩子,他顯然沒什么與生俱來的物質條件可炫耀,但在這片混雜移民的工業區生活環境中,他顯然是幸運的,他的父親阿瑟-霍爾與人合伙在這里有一個玻璃廠,規模不大,但足以養家糊口,特別是阿瑟有三個兒子的情況下。
奧德里奇的大哥巴奈特已經十八歲了,在阿瑟身邊工作,看上去就是沒有任何前途可言的玻璃裝修工人。
二哥安德魯只比奧德里奇大三歲,現如今還在上學,但怎么看,將來也會步大哥的后塵,成為藍領階層的一員。
奧德里奇人小鬼大,家里是賣玻璃的,所以晚上他總會偷偷摸摸在懷里揣著碎石頭,然后趁著夜色昏暗把社區里一些移民開的餐館或商店的窗戶砸個稀巴爛……
夜路走的多,難免撞見鬼。
就在五月底,奧德里奇晚上出去打算故技重施,他的目標就是一間黑人新開的錄像帶店,這黑人小伙叫桑德,在東倫敦這個種族歧視最為嚴重的地方,哪怕桑德天生人高馬大的模樣,也必須要小心翼翼地經營生活,他打聽過周邊社區的情況,聽到了有調皮搗蛋的孩子來砸玻璃的傳言,于是他每天晚上錄像帶店關門后沒有上樓休息,就守在黑燈瞎火的店里,雖然更多的是防范小偷強盜,卻陰差陽錯地變成了守株待兔。
“嘩啦”
當一塊小石頭砸碎了窗戶玻璃后迸射入錄像帶店之后,桑德在黑暗的店鋪中爆發出一聲怒吼。
這讓在店外剛丟了石頭正洋洋得意的奧德里奇嚇了一跳,他沒想到店里這么快就有反應,驚得他趕緊竄入街對面的小巷子中,慌不擇路的他走進了死胡同,聽到身后街對面的錄像帶店大門打開,他簡直嚇得半死,雖然他是東倫敦本地人,可這里的移民大多是集群而居,非洲的移民團結在一起,西亞的又是一伙
若是光天化日,奧德里奇自然不懼,只要這里的白人看見黑人難為他一個小孩,不管認識不認識,自然會有人來幫他,黑人也不敢主動挑釁他們這些本地人,可現在是晚上,奧德里奇生怕自己落在黑人手里,到時候可就孤立無援了。
面對死胡同,奧德里奇十歲的身板身手矯捷,直接翻上高墻打算逃之夭夭,結果他心中驚慌之下,墻是翻上去了,卻不小心跌落地面上,腦袋撞出了血,直接昏死在了墻的另一邊。
桑德在街上跳腳大罵,引起了周邊的動靜,于是很快有人發現了昏死的奧德里奇,好心地將他送入了醫院
奧德里奇住院了三天,他的傷勢不重,但是蘇醒之后就變得茫然,沉默,甚至父母阿瑟和阿米莉亞加上兩位哥哥巴奈特和安德魯圍在病床前,他都一言不發,甚至把頭蒙在被子里不見人,一度讓阿瑟心急火燎地找醫生質問,是不是小兒子腦袋出了毛病,或者變成了一個啞巴。
實際上奧德里奇不但表面上迷茫,內心更是恐懼,沒有人Zhīdào這十歲小孩的皮囊之下,有一個來自三十年后的靈魂,而且是無神論者華夏人的靈魂。
本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想法,奧德里奇很快適應了一切,不Zhīdào為何會來到86年的倫敦,至少他沒有牽掛,在華夏他就是孤兒。
三天后,奧德里奇出院了,霍爾一家在家中為奧德里奇準備了一頓豐盛的大餐,只是家人眼中對奧德里奇隱含憂慮。
從前活潑好動調皮搗蛋的奧德里奇,出院之后一下子變得斯斯文文安分守己起來。
這一點倒是沒人去問,只當是奧德里奇吃一塹長一智,從墻上摔得頭破血流,也算個血淋淋的教訓,安分下來更好,能讓大人少操心。
由于5月31日是墨西哥世界杯開幕的日子,倫敦的足球氛圍并沒有因為聯賽落幕而下滑,相反,每個球迷都希望英格蘭能夠在世界杯上吐氣揚眉,教訓一下世界諸強,也算是變相地告訴世界:禁止英格蘭球隊參加三大杯是歐洲的損失,是世界的損失!
盡管禁止英格蘭俱樂部參加歐洲賽事是鐵娘子撒切爾夫人下達的命令。
去年的五月,海瑟爾慘案的悲劇讓英格蘭足壇受到了沉重的打擊,不光因為悲劇造成精神上的損失,更是影響了經濟甚至是國家形象。
夜晚華燈初上,奧德里奇在兩個哥哥的帶領下來到了社區一間球迷酒吧,酒吧里面煙霧繚繞,氣味難聞,但氣氛十分高漲。
巴奈特隨意地與認識地年輕人打招呼,安德魯也有聊聊不多的朋友在場,而只有十歲的奧德里奇,顯然與這里格格不入,沒有一個相熟的面孔能夠映入眼簾。
好在兩位哥哥與人打過招呼后便帶著他坐到了角落中。
奧德里奇豎起耳朵聽著周圍球迷們歡聲笑語中的言談,大多是關于比賽的,在這里,他們要么談論社區所支持的球隊狂獅米爾沃爾,要么談論即將到來的世界杯,除此之外,偶爾能夠聽到狂幫溫布爾登的談論。
“流氓!”
酒吧中充斥著粗言穢語,奧德里奇聽著聽著就在心里對這些談笑無忌的球迷有了一定認識。
他們不去談論米爾沃爾的賽季成績,也不展望下賽季的形勢,他們談論更多的是比賽之外的事情,打架,斗毆,挑釁對手球迷,如何令對手的球迷難堪
難怪,英格蘭東倫敦球隊最為臭名昭著,兩支死敵被譽為滋生足球流氓的搖籃:西漢姆聯隊以及米爾沃爾。
就如同利茲聯的球迷不管過去多久,一直被認為是最極端地種族歧視分子。
聊著聊著,酒吧內有不少球迷開始推崇狂幫溫布爾登。
實話實說,狂幫溫布爾登在這三年創造了奇跡,完成了三連跳,下賽季將會出現在甲級賽場上,這絕對是值得稱贊的成績。
但是能夠讓米爾沃爾的球迷稱贊,那自然和球隊戰績沒什么關系,最主要的是溫布爾登的球員在球場上的表現,他們野蠻狂暴,甚至主教練就是灌輸一種“上場打架”的思路,對于米爾沃爾的球迷來說,這才是最對胃口的比賽。
足球是什么?
對他們來說什么都不是!
足球最好是拳擊和用腳的美式足球的綜合體!
奧德里奇很難融入這樣一個輿論環境中,他只能低著頭在心中冷笑:狂幫溫布爾登?
別看現在狂幫春風得意,甚至在英格蘭刮起了一陣主流旋風,可后來94年缺席世界杯,多多少少是有著粗野打法被采納導致出局的影響。
而溫布爾登更是在未來眾叛親離,脫離了社區支持的英格蘭球隊,很難再有球迷基礎。
“嗨,幫我參考參考。”
正當奧德里奇沉思之際,巴奈特拿著幾瓶酒坐下,直接把酒瓶給了兩位弟弟,最次的啤酒。
安德魯和奧德里奇雖然還是孩子,可他們可不覺得喝酒有什么問題,兩人目光投向了巴奈特放在桌上的紙張,上面是一份對陣表,詳細地列出了墨西哥二十四支參賽球隊。
巴奈特拿著一支筆在另外一張白紙上寫了幾個球隊的名字,然后遞給兩個弟弟看,說道:“怎么樣?冠軍英格蘭,亞軍巴西,三四名是法國和西德。”
十三歲的安德魯跪在作為上,俯視這四個球隊的名字,拍手叫好。
奧德里奇則是迷糊片刻才恍然意識到:大哥要賭-球!
奧德里奇趕忙要制止,可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
這里是倫敦,大哥也成年了,一切都合法。
不過奧德里奇看著那四只球隊的名字,眉頭都擰在了一起。
見到他這個表情,巴奈特輕笑道:“你干嘛這個表情?”
奧德里奇抬頭看著一臉輕松的大哥,鄭重問道:“你要賭多少錢?”
巴奈特收起笑容,低聲道:“五百英鎊,我攢了兩年。”
兩年前他就開始幫阿瑟工作了。
奧德里奇愁容不減反增,搖頭道:“如果你希望五百英鎊有回報,就別支持英格蘭奪冠,情感上就有傾斜,別糟蹋錢。”
“可我們有萊因克爾。”
“阿根廷還有馬拉多納呢,你憑什么認為阿根廷連四強都進不去?”
“阿根廷打不過英格蘭。”
“你如果是說四年前的馬島戰爭,沒錯,英國贏了,可足球和打仗是兩碼事,要不然,四強里肯定沒有巴西。”
巴奈特沉默了,表情顯得有些不是滋味。
英格蘭和阿根廷的仇恨世人皆知,四年前英格蘭收復馬島,民眾自然是普遍支持的,自然也就對戰敗者沒什么好感。
見到大哥不說話了,奧德里奇眼珠一轉,輕聲道:“借我一百英鎊,我也賭。”
“那我也要!”
安德魯不甘寂寞地也望向了大哥。
巴奈特極盡兄長的職責,平日對兩個弟弟十分愛護,家庭內部是十分團結的,這大概是東倫敦家族和群體的特性之一,他略顯無奈地點了點頭。
說是借,其實就和送沒區別。
奧德里奇見大哥同意,便說道:“這樣吧,大哥,咱們就下注每個小組出線的球隊,怎么樣?”
巴奈特其實是想一夜暴富,賭中冠亞軍和三四名,那個回報是驚人的,可現在冷靜下來,覺得還是求穩比較好。
三兄弟湊一起商量每個小組出線的球隊。
24支球隊,每個小組出線兩支,外加四支成績最Hǎode小組第三出線,湊齊16支球隊進入淘汰賽。
他們只猜小組前兩名。
奧德里奇腦海中已經記不清小組賽的情況,唯獨記得這屆世界杯的冠亞軍。
按照常規思路,六個小組的強隊出線,奧德里奇讓大哥不要一次性把錢全下注了,而他自己,卻讓大哥幫他把100英鎊下注在了冠軍阿根廷,亞軍西德上面。
其實他唯獨印象深刻的就是決賽和馬拉多納上帝之手的那場比賽,但賽前下注冠亞軍的賠率高,真等到淘汰賽8強4強出爐,那顯然回報就不怎么高了。
二哥安德魯倒是對他的一百英鎊視若珍寶,只是小心翼翼地讓大哥幫他下注每個小組鐵定能出線的球隊,雖然強隊賠率必然很低,可安德魯可沒有孤注一擲的強大心臟。
☆、002霍爾家下一代的未來
之后的日子里,奧德里奇除了上學之外,晚上就和兩位哥哥去酒吧看球賽,他雖然反感東倫敦社區的混亂,但既然成為了這里的一員,自然也就順其自然了。
隨著墨西哥世界杯的進程,奧德里奇顯得心不在焉,大哥每天看完球回家都笑意盈盈,他下注的球隊都出線形勢Bùcuò,安德魯更是每天回到家就大呼小叫著勝利,阿瑟和阿米莉亞見孩子們的情形,也Zhīdào他們跟著世界杯的熱潮在賭-球,兩位家長沒苛責他們,只是告誡他們別沉迷進去,也別做一夜暴富的美夢。
霍爾家其實就是工人階層,沒有高級涵養與內涵,社區的左鄰右舍三教九流都有,賭個球,喝個酒,偶爾打個架,這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只要不參與幫派,不涉入非法生意,大Rénmen都不會教訓孩子。
當小組賽結束之后,巴奈特略顯無奈的回到家中,給了安德魯一百四十英鎊,這是算上本金,安德魯贏來的。
安德魯拿過錢來笑嘻嘻地對大哥說道:“別灰心嘛,誰能想到葡萄牙回家了呢?”
巴奈特聳聳肩無所謂道:“只是有些可惜,只贏了不到兩百英鎊。”
巴奈特唯一錯的就是F組,覺得葡萄牙和英格蘭出線沒問題,事實上葡萄牙首戰贏了英格蘭,出線前景一片大好,誰能想到最后卻連敗兩場回老家了呢?
安德魯則幸運多了,他只挑了個英格蘭晉級淘汰賽,葡萄牙贏了英格蘭那天晚上,他一整晚都沒睡好覺,這讓和他同一個屋子的奧德里奇哭笑不得,反過來安慰了他一個晚上。
贏了錢,就想贏更多,安德魯跑進臥室里,對坐在書桌前發呆的奧德里奇笑道:“接下來猜八強。”
奧德里奇回過神來,無奈道:“最有把握的就是三個隊,阿根廷,英格蘭,西德。其他的球隊別猜了。”
他只記得冠亞軍,而八分之一決賽阿根廷沒有碰上英格蘭,那說明英格蘭肯定晉級了。
安德魯想了想后點頭道:“嗯,聽你的,我去告訴大哥。”
奧德里奇看著二哥風一般跑出臥室的背影,自言自語道:“我將來做什么呢?”
前世只是個普通人,唯一的興趣就是足球,雖然現在奧德里奇生理年齡才十歲,可他對按部就班去上學很抵觸。
當八分之一決賽落下帷幕后,巴奈特和安德魯喜出望外,顯然他們又贏錢了。
當他們興沖沖地出現在奧德里奇面前,商量四強的球隊,奧德里奇只能無奈地說:“西德和阿根廷,只有這兩支球隊有把握了。”
巴奈特顯得有些不情愿,說:“阿根廷不一定能贏英格蘭。”
安德魯望著手里那兩百多英鎊,刨去本金,他已經賺了一百多英鎊,對于十三歲的他,可是個了不起的成就,他也不想草率地做出選擇。
奧德里奇也不多言,拉開書桌的抽屜,把一張彩票拿在手里揚了揚,說:“這個時候,我難道不支持自己嗎?”
這都過去大半個月了,巴奈特和安德魯才想起奧德里奇下注的冠亞軍那張彩票,現在一看,可不就是阿根廷冠軍和西德亞軍嗎?
兩位哥哥倒是講義氣,既然這樣了,三兄弟就統一戰線,他們也去買了阿根廷和西德晉級。
英阿大戰當天,奧德里奇在酒吧里看著球迷們痛斥馬拉多納無恥,又震驚于馬拉多納單挑半場英格蘭球員的神跡后死寂一片,英格蘭最終1:2遺憾出局。
在酒吧里,奧德里奇和兩位哥哥和球迷們一樣,回到家里,卻又在失望中得到一絲安慰。
安德魯和巴奈特雖然贏了錢,卻高興不起來,沒什么比自己支持的球隊出局更加令人失望的事情了。
事已至此,晉級決賽的球隊也不用多想了,繼續支持西德和阿根廷。
當決賽那天到來之時,巴奈特已經有了一千三百多英鎊,而安德魯手里也有了接近四百英鎊。
但是他們卻很無奈地發現,在世界杯開始之前,奧德里奇下注的那張彩票,如果命中,會是65倍的回報,換言之,如果阿根廷捧杯,奧德里奇就有6500英鎊。
相比奧德里奇在酒吧內看決賽的輕松,安德魯和巴奈特緊張的要死,不停地喝酒,不停地給阿根廷加油鼓勁,雖然只能在心里,而不敢喊出口,畢竟酒吧里還有其他人,誰讓阿根廷用作弊的方式淘汰了英格蘭呢。
最終,阿根廷3:2西德贏得了大力神杯,馬拉多納登上神壇封王,安德魯和巴奈特按捺不住心中激動高呼出口,在酒吧一片驚愕的表情注視下,三兄弟趕緊逃離了酒吧。
盛夏夜的倫敦東郊,霍爾家三兄弟坐在草地上暢談墨西哥世界杯的豐碩戰果,他們一手拎著啤酒瓶,另一手拿著炸雞,興奮地徹夜難眠。
酒到濃時,巴奈特忽然收起了笑容,躺在草地上望著浩瀚星空,略顯悵然地長嘆一聲。
安德魯一遍又一遍樂此不疲地數著手里的英鎊,世界杯開始之前他們只有大哥積攢兩年的500英鎊,現如今三兄弟有了一萬出頭的英鎊,安德魯像是個財迷一樣眼若彎月地把鈔票翻來覆去。
奧德里奇發覺大哥沉默下來的異狀,湊上前去問道:“有心事?”
巴奈特用手背擋住腦門,幽幽道:“我不想繼續當一個裝修工人。”
這兩年他給阿瑟幫忙,具體工作業務就是給客戶上門裝玻璃,這份工作怎么瞧都沒有遠大的前途。
加上這一下子賺了超過兩年積蓄的英鎊,巴奈特不愿再當一個默默無聞的工人,合情合理。
奧德里奇反問道:“那你想做什么?”
巴奈特若有所思地望向了倫敦西面,帶著向往的口氣說道:“你Zhīdào西倫敦都住著什么人嗎?”
“富人唄。”
安德魯不Zhīdào第幾次數鈔票了,頭也不抬地插了句嘴。
奧德里奇卻沉思起來,西倫敦的確富裕,不過若以職業而論,那里除了富翁之外,很大一部分比例的人都是一個現如今十分風光的職業:股票經紀人。
想到這里,奧德里奇心中恍悟:明年股災到來之前,現階段正是股市威風八面的時候。
奧德里奇朝大哥笑道:“想做就做吧,爸媽應該會支持你的。”
雖然家里是工人階層,但有機會的話,誰不愿擺脫藍領向著白領晉級呢?
巴奈特怔怔地看著奧德里奇,似乎有了弟弟的口頭支持令他信心大增,打算回家后便向阿瑟說明自己的志愿。
奧德里奇也不吝嗇,他把6500英鎊全部給了大哥,安德魯見狀也效仿,大哥要去創業,兄弟們自然是鼎力支持。
回到家之前的巴奈特懷揣一萬多英鎊,至少底氣也足了不少。
奧德里奇沒有回家,而是來到了社區的錄像帶店門前,店鋪已經關門了,他輕輕敲門,不一陣店鋪內傳來了黑人桑德的話音。
“誰?要租錄像帶請明天吧。”
看來桑德還有些擔驚受怕,生怕是不軌之徒上門了。
這附近的社區,的確有零零散散的幾個幫派,縱然沒有販毒走私那種大型黑幫,可壓榨移民收個保護費還是有的。
奧德里奇在門外口氣平靜地說道:“是桑德,對嗎?我是奧德里奇,一個月之前我在夜里打碎了你的窗戶,我是特意來道歉的。”
桑德在店內通過窗戶看到門外只有奧德里奇一個人,于是小心翼翼地打開門,將奧德里奇請進了店鋪內。
奧德里奇打量這錄像帶店一番,見慣了后世的琳瑯滿目,這錄像帶店也就乏善可陳了。
桑德目光中始終帶著一絲警惕,但奧德里奇再次重申是來道歉的,并且真摯地彎腰鞠躬,桑德便坦然受之。
奧德里奇原本是打算道歉之后就離開的,不過他不經意地發現一排貨架上擺著的錄像帶便走了過去,錄像帶沒有包裝,只是在橫面貼著白紙,上面寫著日期和兩支球隊的名字。
顯然,這些是比賽錄像帶。
奧德里奇挨個翻看錄像帶,隨口便和桑德聊起了足球。
當桑德問道:“你是米爾沃爾的球迷嗎?”
奧德里奇沉默了半分鐘,最終,他坦誠地搖了搖頭,說:“不是,不過我的父母和兩個哥哥都是。”
在這個娛樂匱乏的年代,奧德里奇晚上精力充沛,他睡不著,家里卻沒有錄像機,他思索片刻,朝桑德問道:“你這里請人嗎?”
桑德一愣,搖頭道:“請不起。”
奧德里奇繼續說道:“你晚上很早關門,應該是害怕出事吧?我有個提議,我晚上來給你打工,報酬一分不要,只要你讓我免費在店里看錄像帶就行了。”
東倫敦龍蛇混雜,桑德晚上早早關門的確是害怕出事,而奧德里奇雖然還是個孩子,但畢竟是附近社區的當地人,阿瑟雖然只是個賣玻璃的,可周圍一片都認識霍爾家的人,有奧德里奇在店里幫忙,自然就給店鋪加了一層保險。
桑德再三向奧德里奇確認之后,同意了他的提議。
從此之后,奧德里奇白天上學,晚上就在桑德這里打工,空閑時間就看比賽錄像帶,隱隱的,他對未來的自己從事怎樣的職業有了想法。
☆、003意外的生日禮物
86年的下半年,霍爾家的三個小子在各自奮斗理想的道路上前進。
巴奈特離開了東倫敦,去了西倫敦學習金融課程,計劃在明年正式踏入金融市場。
安德魯發現奧德里奇天天鉆研足球比賽錄像,詢問之下得知奧德里奇將來想當一名教練,于是,他也想朝這個方向發展,不過,奧德里奇勸他成為一名新興職業的人才:經紀人。
這是奧德里奇深思熟慮之后的想法,他要盡Kěnéng利用自己的優勢,未來無數球星以及時代標桿的巨星還不少是半大的孩子,而隨著十年后世界足壇的大變革時代進程,球員經紀人能夠獲取的利益簡直不可估量。
當安德魯被奧德里奇描述的美好藍圖所吸引之后,他便開始認真學習法律,要成為一名律師,這是成為經紀人的條件。
安德魯時常幻想那些高不可攀的足壇巨星是他的委托人時,只是能夠近距離接觸他們,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
而奧德里奇每天都在鉆研足球戰術,作為現代足球的發源地,英格蘭雖然當代是以粗野的打法聞名于世,可整體上,英格蘭足球對世界足球進程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縱然半個世紀前兵工廠阿森納引領潮流的WM戰術變革風馬蚤不在。
當奧德里奇真正開始將自己代入一個教練視角開始鉆研比賽錄像時,他發現自己從前的觀眾視角非常不可取,尤其是在電視機前看比賽,絕大部分時間只能看到足球比賽的一小部分,縱然是精彩的那部分,可是對于整場比賽的全局性根本無法涵蓋。
在桑德的錄像帶店中,他能夠將一場精彩的比賽翻來覆去研究一個星期甚至更長時間,自己在本子上寫寫畫畫,要把每一次攻守雙方的站位,球員移動,足球軌跡等等琢磨透徹。
隨著時間推移,奧德里奇對足球比賽的見解有了質的提升,在他眼中,每一個失球都不存在偶然,每一個進球也很難和運氣沾邊之后,他認為自己已經站在了足球教練的大門口外面。
自從奧德里奇在桑德的小店中兼職之后,社區里的流氓**的確沒在店內搗亂,桑德見奧德里奇癡迷足球比賽錄像,于是在進貨時總會特別尋找更多比賽錄像帶給他,尤其是歐洲其他聯賽的比賽錄像。
冬去春來,踏入87年之后,奧德里奇生活按部就班,大哥巴奈特在倫敦交易所里耳濡目染試圖融入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游戲,戰戰兢兢的他沒有貿然投入本錢。
奧德里奇前世不了解金融投資,但是他是個好學生,課本上可是重點提到過赫赫有名的“黑色星期一”。
而爆發的時間就是87年的10月。
這對于霍爾家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奧德里奇平日里也會去獅|岤球場觀看狂獅米爾沃爾的比賽,但他總是失望而歸,而且屢屢對米爾沃爾球迷團體的作為感到很排斥。
如果米爾沃爾將會和西漢姆聯隊比賽,那么,流氓球迷團體會在得到消息后半個小時內變得瘋狂,比賽結果是什么根本不重要,相反球場外的戰爭則從比賽開始前到比賽結束后一直持續著。
八十年代的海瑟爾慘案只是英格蘭足球流氓事件的標志,被本國內媒體和政府鎮壓以及平息掩蓋的足球流氓事件簡直不勝枚舉,而米爾沃爾和西漢姆聯隊正是這里面的代表性球隊。
奧德里奇想把注意力放在球場內,但英格蘭足壇隱隱有倒退之勢,這也無可厚非,被禁止參加歐洲三大杯的英格蘭俱樂部正在一個與歐洲脫軌的節奏中,更何況第二級別聯賽本就技術含量不高,戰術方面也乏善可陳,高舉高打長傳沖吊,用野蠻的動作和強橫的力量連人帶球一起轟進球門就是最直觀的視覺感。
在這樣的情況下,奧德里奇對米爾沃爾的比賽顯得意興闌珊,盡管隊內還有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謝林漢姆。
平心而論,米爾沃爾前個賽季才從丙級聯賽升上乙級聯賽,上賽季完成了保級任務,這個賽季不說沖擊頂級聯賽賽場,至少要站穩腳跟,球隊正在一個上升期,可奧德里奇就是對米爾沃爾的比賽感到索然無味。
他把這樣的情緒歸結于前世見慣了行云流水技戰術含量高的比賽,自然也就對粗糙野蠻的比賽沒有熱情了,正是曾經滄海難為水,另一方面也是看球環境的因素吧,他坐在米爾沃爾球迷中間,連一分鐘靜靜欣賞比賽的時間都沒有,耳邊總是充斥著球迷對罵和勢要干架的言語。
很快,86/87乙級聯賽落下帷幕,米爾沃爾比上賽季表現稍好,但還沒有如同狂幫溫布爾登那樣逆天地三連跳升入頂級聯賽,不過,謝林漢姆下賽季將會結束租借回到球隊,想必球隊的成績會有很大的提高。
一年的時間,奧德里奇積攢了不少足球戰術方面的知識,他除了自己鉆研就是翻閱書籍,但他隱然感覺到自己需要更加系統和專業的培訓,于是,他有了進修足球教練的想法。
直到87年的年底,奧德里奇才實現了這個想法。
在10月黑色星期一到來之后的第二天,巴奈特深夜回到家中,滿面激動口氣顫抖地告訴家中每個人:發財了!
二戰后長達數十年的經濟繁榮終于達到了頂點,歐美經濟轉瞬在黑色星期一之后進入衰退階段
巴奈特通過拆借和金融市場杠桿操作,雖然本錢不多,但也賺了幾十萬英鎊,隨后又趁低吸納了許多奧德里奇認定未來必定業績優異的股票,而奧德里奇有了大哥出資,正式休學,進入了專業系統的足球教練培訓道路上。
每逢大賽年,奧德里奇都會利用記憶賺取不菲的回報,88年,90年,92年
自從86年夏天來到這個時代,成為霍爾家的小兒子,一晃,八年過去了。
1994年5月20號,奧德里奇從蘇黎世坐飛機回到了倫敦,他是去參加國際足聯舉辦的教學演講課程,當他乘坐計程車往東倫敦而去時,看著街上倒退的景象,俊朗斯文的面孔上充滿了恍惚。
最近幾年,他的足跡遍布歐洲,去往各地求學,增添了閱歷的同時,也讓他對歐洲不同風格的足球有了最直觀的感受。
計程車在倫敦東郊外的別墅前停了下來,奧德里奇支付了車資和小費,在計程車司機的幫忙下,從后備箱里拿出了他的兩大箱行李。
然后,奧德里奇望著那片占地極廣的莊園型別墅后,內心充滿了無限感慨。
如今,他也算是成了高富帥了。
霍爾家族的財富增長簡直是如同坐火箭一般,當歐洲經濟衰退時,奧德里奇建議讓大哥把投資重心轉移向亞洲新興市場,在亞洲金融風暴席卷之前,亞洲經濟可是一個斂財的不二之選。
保守估計,如今巴奈特的財富總值已經超過了兩億英鎊,而且還是一個上升趨勢,不但在倫敦當地名氣不俗,更是在北美與諸多商業家族建立了友Hǎode合作關系。
別墅前的大門是敞開的,奧德里奇提著兩個大行李箱走了進去,寬闊的道路兩旁停放著幾輛高檔轎車,奧德里奇也沒在意,繞過門前的噴泉后來到了大門前,他放下行李后敲了敲門,里面沒有任何回應,奧德里奇按下門把手直接推門而入。
“砰。”
他剛打開門,眼前一花,母親阿米莉亞拉響了一個禮花炮,無數彩條從空而落,落在了奧德里奇那飄逸的金發上。
“兒子,生日快樂!”
阿米莉亞激動地上前擁抱住奧德里奇,在他額頭上親吻一下。
奧德里奇愕然之后露出微笑,只見一樓大廳內人山人海,在他面前則是盛裝的阿米莉亞和近年來身體發福的父親阿瑟。
放開母親之后,奧德里奇走上前與父親擁抱,他微笑道:“您這肚子可是太嚇人了。”
阿瑟叼著雪茄滿面慈祥,笑而不語。
奧德里奇扭頭望向站在旁邊的一雙男女,大哥巴奈特和大嫂莉亞兩人看上去郎才女貌。
巴奈特走上與奧德里奇親熱地擁抱,在他耳邊笑道:“生日禮物,我放在你的書房里了,保準你喜歡。”
對兩個弟弟,巴奈特簡直是以父親的姿態在寵愛著的。
奧德里奇笑了笑也不在意,再扭頭看向如今也二十出頭俊朗不凡的安德魯,兩人倒是沒有擁抱,奧德里奇直接從對方手里把酒杯搶了過來,兩兄弟哈哈一笑盡在不言中。
大廳內來了不少賓客,多數都是以前住在社區左鄰右舍認識的熟人,也有不少兩位哥哥和父母的老同學和同事。
這些人,除了極個別的奧德里奇還有印象,但大多數都是不認識的。
來這里的賓客們也好奇不已,霍爾家族的小兒子常年在外,一年到頭也不見回來幾次,聽說這個年輕人在外面學習當一個足球教練,真讓人跌破眼鏡。
奧德里奇的回歸恰好是他的生日,他不介意家里舉辦派對,畢竟如今霍爾家族在倫敦可是十分風光,那可不是更有錢的外來戶能夠比擬的。
奧德里奇在派對上十分克制,但又能和每個來跟他搭訕的人談笑甚歡,盡顯優雅風度。
直到深夜,奧德里奇才上樓來到了他的房間,他首先把自己的行禮安置妥當,兩個大箱子,一箱是衣裳,另一箱則是書籍資料,他打算把書籍都放進書房中,結果無意中看到了桌上的一個文件夾。
他好奇地打開了文件夾之后仔細一瞧,直到最后才驚訝地發現,這是一份足球俱樂部所有權的合同文件。
他死死盯著合同中的兩個名字。
一個是他自己的。
另一個則是足球俱樂部的名字。
米爾沃爾足球俱樂部!
☆、004新的時代
此時此刻,奧德里奇才意識到這是大哥巴奈特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他坐在書桌后面的靠背椅上皺眉沉思。
他學成歸來的確是打算從事足球教練這個行業。
但他從沒有急功近利的想法,打算循序漸進,先在倫敦的球隊中應聘一個普通的教練,待熟悉球隊之后再一步一步往上爬。
他可不認為憑借后世看球的記憶就能在主教練這個崗位上如魚得水,有很多很多是課本上學不到的,是旁觀也學不到的。
但是現在他擁有了米爾沃爾這樣一間俱樂部,難道他作為老板還去給其他球隊打工嗎?
這簡直是荒天下之大謬!
就算是他自己在米爾沃爾俱樂部里當個普通教練也不Kěnéng,別人會怎么看待他?他的普通意見會被當做圣旨,Kěnéng連交流的機會都沒有了。
而且,他對米爾沃爾俱樂部的感情很復雜,表面上是拒絕這支“骯臟”的球隊,可在歐洲各地求學的日子里,他腦海中總會有一個畫面,一個米爾沃爾蛻變的假想畫面。
這大概是因為全家除了他之外都是米爾沃爾的鐵桿球迷的緣故吧。
照巴奈特想來,奧德里奇肯定也是米爾沃爾的球迷,把最喜歡的俱樂部送給他當生日禮物,還有比這更讓人激動的嗎?
可偏偏奧德里奇陷入了糾結之中。
咚咚
書房門是虛掩著的,穿著睡衣的安德魯敲敲門后走了進來,看到奧德里奇便笑道:“是不是高興傻了?”
顯然,他Zhīdào奧德里奇收到的生日禮物是什么。
奧德里奇顯得心不在焉,搖頭道:“我從未想過擁有米爾沃爾俱樂部。”
安德魯一臉怪異之色,反問道:“什么意思?你不是想當教練嗎?難道是壓力大?怕球隊成績不好?”
奧德里奇后仰望著天花板,淡淡道:“坦白說,我不是米爾沃爾的球迷。”
“啊?!”
興許兄弟倆從前沒有討論過這個話題,家人都只是先入為主地認為霍爾家族所有人都喜歡米爾沃爾,安德魯沒料到奧德里奇卻是個“叛徒”。
奧德里奇甩甩頭,說:“算了,說那些沒意義。大哥買下了米爾沃爾,為什么我之前沒聽到消息?”
安德魯在靠墻的真皮沙發上坐下來,翹起二郎腿聳肩道:“兩年多以前大哥就以投資機構的名義買下了俱樂部,除了對外宣布俱樂部易主,其他一切沒做改變,你也Zhīdào,那時候你才多大,那時球隊從頂級聯賽降級,沖級又失敗,加上新球場拖累,買俱樂部沒花多少錢,大哥想給你個驚喜”
聽完安德魯的話,奧德里奇靠著椅子沉思起來。
過去幾年,他倒是一直關注著米爾沃爾的成績,他總是告訴自己他不喜歡這間球會,但卻每個星期都會關注這支球隊的成績,行為和思想自相矛盾,他也找不到解釋的理由。
米爾沃爾88年憑借謝林漢姆的橫空出世沖級成功,進入甲級賽場后又和托尼-卡斯卡里諾組成了效率驚人的鋒線幫助球隊保級。
升班馬總是這樣,被人不重視,謝林漢姆和卡斯卡里諾攻城拔寨威名遠播,但保級成功后的第二年就不行了,因為其他球隊開始對這對鋒線組合有了針對性部署,于是在沒有大投入的前提下,實力不濟的米爾沃爾回到了乙級聯賽。
說起來也是米爾沃爾時運不濟,如果能夠在甲級賽場多留兩年,那么會跟著英超聯盟成立而獲得不菲的收入,雖然英超第一筆轉播合同只有不到兩億英鎊,但對米爾沃爾這樣的球隊來說,能分到幾百萬英鎊,那就是能夠補充至少三名實力派球員了。
降級后的米爾沃爾第一個賽季就幾乎憑借謝林漢姆的出色發揮殺回頂級聯賽,可惜升級附加賽第一輪就2:6慘敗給了布萊頓。
升級失敗后,新球場的建立正如火如荼,俱樂部把謝林漢姆出售給了諾丁漢森林,轉會價格200萬英鎊,這在當時,已經是筆不菲的轉會身價了。
又堅持了一個賽季,米爾沃爾在乙級聯賽并沒有太大起色,連升級附加賽都沒有闖入,而就在這個時候,巴奈特買下了這間俱樂部。
俱樂部易主的第一年,球隊成績一般,而這個賽季,米爾沃爾終于有了較大進步,聯賽排名第三殺入了升級附加賽。
因為今年是世界杯年,主流聯賽都已經落下帷幕,在英超成立后變成英甲的第二級別聯賽也只剩下附加賽要開戰。
安德魯表示只要球隊運氣好些,夏天交到奧德里奇手上會是一支英超球隊。
幾天之后,奧德里奇在獅|岤球場現場觀看附加賽第一輪第二回合的比賽,米爾沃爾VS德比郡。
坐在看臺上的奧德里奇身旁坐著安德魯,周圍不少球迷主動跟他們打招呼。
東倫敦自從二戰之后就一直衰敗,從前的工業區變成了集市和一些小工廠廠房,但這些年,霍爾家族在倫敦逐漸名聲驟起,在歐美經濟衰退的階段,霍爾家族在倫敦進行了大規模的投資,就連廢棄的碼頭都有了復興的苗頭,要Zhīdào,當年西漢姆聯隊和米爾沃爾,可就是在碼頭船舶廠中醞釀誕生的。
看臺上不少球迷都對霍爾家族心懷感激,在大環境蕭條的時候,霍爾家族讓他們保住了飯碗和房子。
霍爾家族的兩個孩子親自來現場看球,這是一件令人振奮的事情。
電視轉播鏡頭屢屢對準了奧德里奇和安德魯,但沒有人Zhīdào,其實米爾沃爾如今就是霍爾家族的產業。
隨著比賽開始,奧德里奇始終淡定地坐著,而身邊的安德魯則和球迷一樣,時而興奮地手舞足蹈,時而嘆息不已,最能引起奧德里奇注意的是東面看臺上一小波來自德比郡的球迷,他們仿佛弱小的綿羊,在球場一角被米爾沃爾球迷謾罵挑釁
當比賽結束時,球場比分牌上顯示著一個刺眼的比分。
1:5
這是兩回合總比分。
主隊在前。
米爾沃爾又一次倒在了升級附加賽的第一回合。
看臺上紛亂不堪,奧德里奇循聲望去,發現是德比郡的球迷慶祝時得意忘形,惹惱了米爾沃爾極端球迷組織,在看臺上形成了小規模的沖突。
“唉,估計又是波克的人在撒野。”
安德魯一臉失落地拍拍奧德里奇的肩膀,前幾天才說也許交到奧德里奇手上的會是一支英超球隊,結果在獅|岤球場,自家的主場,被扇了個響亮的耳光。
奧德里奇反而一臉平靜,他扭頭對安德魯說:“去新聞發布會現場,宣布霍爾家族成為球隊老板。”
安德魯表情一怔,遲疑道:“這個時候?”
球隊剛剛沖級失敗,正是人心沮喪的時候,以前大家都Zhīdào球隊是在一間投資機構的把持下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mkdtdr.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49
北京快乐8骗局全过程